军旅人生丨兵王吴士成:在不断拼搏努力中实现“士兵突击”

  • A+
所属分类:篮球资讯

原标题:军旅人生丨兵王吴士成:在不断拼搏努力中实现“士兵突击”

吴士成,江苏淮安人,1972年出生,1992年入伍,199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海军某试验训练区光学测量技师,一级军士长。入伍29年间,他一直扎根基层,努力钻研光测设备的使用和维修技能,全心守护国家装备。先后荣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试验工程建工二等奖,荣立三等功1次。

一级军士长吴士成所在的测控站点位置很特别,建在山顶上,一面朝向大海,四周被各种各样的植被环绕,但是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吴班长一直坚守了二十多年。说起这些年的经历,他笑着告诉记者,现在条件好多了,有电有网有暖气,当年路不通,营房很简陋,夏天漏雨,冬季灌风,特别艰苦。

吴士成:因为离海很近,山顶上特别潮湿,每年夏天6到9月份的时候,床下都是一层水。冬天非常冷,风“呼呼”地往里吹,冷到什么程度?我们做饭用的煤气罐都冻住了,那怎么办?早上起床后,先用电烧一壶开水,然后把煤气罐放进去解冻,之后才能做饭,遭老罪了。

吴士成从小生长在江苏淮安一个贫穷的小村庄,当兵前,家里还住着茅草房,家境贫寒让他早早就体验到了生活的不易。1992年,他在父亲的鼓励下参军来到部队,虽然新兵训练强度大、很辛苦,但吴士成却始终能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去应对挑战。

吴士成:新兵训练团所在的地方,天气特别冷,风很大。冬天洗脸都是用冷水,从井里打水,用手往脸上抹两下,就赶紧往宿舍跑;一个星期只洗两次脚,晚上穿着拖鞋快速跑到井边,把脚放在盆里涮两下,然后以最快速度冲回房间。当时训练强度也很大,基本上从早晨起床,一直训练到睡觉,半夜还不时来两次紧急集合。经常是馒头刚咬了两口,就吹哨集合了,一窝蜂地往外跑,生怕速度慢了。那时饭量也大,大馒头我一顿能吃四个。

新兵下连后,为了能够留在部队建功立业,吴士成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刻苦学习,考上了海军航空工程学院。学成归来,他被分配到了一线测控站点,日夜与测控装备相守。虽然站点地处荒无人烟的山顶,但在吴士成看来,这里却是一块宝地,因为好装备就是一个好平台,可以让人学到更多的知识,得到更好的成长。

吴士成:既然组织上安排我到这个地方,我就要踏踏实实把工作做好,把装备操作好、管好,要让领导放心。为了更快地掌握装备操作技能,别人睡觉了我还在练,别人都去玩了我还在背,其实真没有什么窍门,就是多花时间去钻研、去学习。刚开始到这儿工作时,熄灯后,我在房间打着手电筒学习。领导查铺时,用手电筒一照,就发现我了,担心我影响其他战友休息,让我赶紧把书收起来。后来我就躲到学习室或库房里看书,领导看到亮着灯,就知道我在里面,因为每天都是我一个人在那儿学习。

吴士成的勤学苦干得到了领导和战友们的认可,分到站点第二年,他就当上了班长。1999年,单位组织专业比武竞赛,吴士成凭借过硬的业务能力和军事素质,过关斩将,勇夺竞赛第一名。

吴士成:当时的理论考试题我都会,现场提问也没有回答不上来的,操作装备实操定点抓目标,我也是最快的,虽然竞赛前我也下了些工夫去准备,但当时确实没想到能拿到名次。

尽管向上攀登的路总是很艰难,但吴士成从不畏惧。为了能让自己的技术不断精进,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需要,这些年来,吴士成始终保持着对学习的热爱,经常夜以继日潜心钻研专业知识。外出时,他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书店,常常一待就是大半天。

吴士成:附近所有的书店我都去过。有一次,我在书店看书到什么程度呢?我吃完午饭就去书店找了一本书看,边看边摘抄。等我看完,把这本书放下,准备走的时候,两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因为一个姿势站的时间太长了。那家新华书店开在地下,没有窗户,全是灯,所以根本不知道是几点,等出来一看天已经完全黑了。

从一名农村娃成长为光学测量专家,吴士成完美演绎了新的“士兵突击”,赢得了战友们的尊重和信任。测控站点副站长褚罡原告诉记者,吴班长在工作中是官兵们学习的榜样,在生活中是值得信赖的大哥。他就像一棵白杨树,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条件多么艰苦,总能扎下根来,顽强不屈地向上生长。

褚罡原:以前是吴班长一个人负责这个测控站点所有的工作,他在这里比一个干部在这儿还要让人放心,因为他责任心特别强。现在我们的装备出现故障不需要厂家过来维修保养,吴班长都能解决。他作为一个高级士官,发挥的作用确实是没有人能替代的,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兵王。

记者在采访时,吴士成接到一个电话,有试验任务需要他到场帮助解决。吴班长迅速奔赴测控间,记者跟着前往。当记者小心翼翼地手脚并用,踩着陡峭的楼梯登上测控间时,吴士成已经指导徒弟完成了相关测量。光测设备架设在楼顶,名为测控间,实际上在工作时间是全露天开放的。虽然是中午,但风寒料峭特别冷,没几分钟,记者的手和脸都冻得有点僵硬。吴班长说,他早已习惯了这样冬冷夏热的工作状态。

记者:这个地方真够冷的啊。

吴士成:没有办法,咱们装备就需要这样,哪个地方山高就往哪里去,确实都很冷。尤其是冬天执行测控任务的时候,不能让太阳照到装备,只能挡着太阳,阴凉的地方就更冷了,特别遭罪。

记者:也不能戴手套?

吴士成:戴手套就没有手感了,我们在零下十几度执行任务也很正常。人挨冻不要紧,主要是装备不能冻,要保温,装备外面都安装了空调,其实不是为了人,而是为了装备,因为装备开机有温度要求。

经年累月的守护,让吴士成对设备有着深厚的感情,仿佛自己的亲人一样。以至于在交谈中聊起设备老化报废,这位性格开朗的老班长,竟情不自禁地哽咽落泪。

吴士成:我对这台装备,包括对站点上所有的人,还有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有着特别的感情。我经常说,老装备跟老人一样,容易犯毛病,那怎么办?那就要用心把它维护好。陪伴它那么多年,有感情了,没有它就没有我。如果没有这台装备,我一定走不到今天。也许再过三五年,它可能就退出历史舞台了,想想真是舍不得。

采访结束时天色已晚,吴士成邀请记者留下来吃晚饭。饭桌上都是家常菜,但色香味俱全。吴班长很自豪地说,这些菜都是战士们自己做的。这么多年来,尽管站点的战士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吴班长一直坚守在这里,他在带领战友完成测控任务的同时,还引导大家以站点为“家”,自已动手做饭,自己搞营区建设,共同构筑拴心留人的环境,营造温暖友爱的氛围。

吴士成: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成绩,为什么我能在这个地方待这么多年呢?我们团长说过一句话“把最放心的人放到最不放心的岗位上去”。因为离机关远,只有几个人在这个站点上,但我能把人管住,还能把装备管好。在未来的日子里,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这些兵带好,为我的军旅生涯画个圆满的句号。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