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猫等被指过度营销、制造焦虑,切莫让少儿编程变奥数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随着奥数教学被叫停,近年来,编程教育教育似乎成为了又一个"升学"的捷径。

像编程猫一样乘着资本热浪的编程教育机构,在政策利好下一路高歌猛进。但与此同时,蓝鲸教育发现,不少网友投诉频频收到编程猫的短信推销,频繁骚扰用户。

在资本的"期待"下,机构一步步把增长焦虑转嫁到孩子的成长焦虑。

过度营销,制造焦虑

网友投诉称,编程猫存在短信轰炸,频繁骚扰用户营销的行为。原本,教育机构通过发送消息对老用户、沉寂用户进行激活属于行业运营惯例,但有网友表示,自己已经是高中生,却依然收到相关推送。

而在投放宣传上,制造焦虑的问题依然屡禁不止。一篇发布于2020年11月的文章,题为《中高考政策又变了!家有7-16岁孩子,请务必花3分钟看看》,文章开头引用"清华校长"的话称"我们未来需要的是有创造力的孩子。而那些只会做题不会思考的孩子,在未来注定会被淘汰。"可文章的后半部分,却在为编程猫打广告。

实际上,这并不是编程猫一家机构在这样做,百度、微信上搜索这样的标题,充斥着大量的相关投放内容。但需要注意的是,作为素质教育的少儿编程,这样制造焦虑的方式,是否又要重复当年奥数的模式?

根据公开资料,编程猫一直在致力于下沉公立校,从其公开数据显示,编程猫累计学员数超过3147万人,合作公立学校超过13900所。行业内早有共识,其积极进入公立校目的本就是为了降维获客。

2020年末,曾有"编程猫遭郑州家长举报:班主任强行摊派课程"的相关报道,再次将编程猫推向了风口浪尖。相关报道显示,一份貌似是教育局或学校的通知,让河南郑州郑东新区的公立小学的班主任发到班级群里。通知中要求每一位三到六年级的学生参与编程的学习,并立即完成"科技线上大赛"的报名。据报道指出,当家长按提示扫码后,竟进入编程猫相关页面。

公立校教师变成编程猫招生的"销售员",这样的获客方式是否会进一步加重焦虑?

如今,少儿编程教育面向的年龄段越来越小,编程猫等机构的年龄已经拓展到4岁,可是编程学习真的越早越好吗?此前,央广网曾点名编程猫,其中就曾质疑,4岁孩子学编程,提前培养还是焦虑营销?

早前曾有报道指出,编程猫的销售在向家长推销课程时会明确强调少儿编程赛事。在销售口径中,编程猫协办编程五大赛事中的四项。对于家长而言,这往往会成为压倒其心中抵抗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下定决心报名。

除了制造焦虑的质疑,蓝鲸教育查询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编程猫存在涉及不退费,下单不发货、变向扣费等多项问题。

有网友投诉,其在支付宝花呗页面购买编程猫课程后,无法与商家取得联系,用户想办法联系到工作人员要求退款时,工作人员表述的退款周期也与产品宣传存在严重差异,用户迟迟无法收到退款,无奈通过黑猫投诉进行投诉。

另有用户爆料称,其10月通过抖音直播下单编程猫15.9元课程礼包,下单后迟迟见不到企业承诺的课程礼包。

2020年5月,编程猫还曾因"无资质"教学出现在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发布《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翰无教育培训资质公司、个体、社会组织第一批名单的公示》名单中。

相比于获客,编程猫等机构理应更加注重服务质量,而这才是教育的生命线。

别让焦虑营销毁了编程教育

近年来,编程教育确实是火了,但火热的背后,是奥数竞赛不能成为孩子升学的进身之阶,编程教育接续了家长的教育焦虑情绪。许多编程教育企业在宣传上也对这种情绪推波助澜。

在搜索引擎中以"编程"为关键词,可以搜索到大量的宣传帖,虽然具体表述不同,但总体阐述的核心观点都是围绕在"编程将纳入中高考"、"学编程有利于优先录取"、"编程是未来的必修科目"、"不会编程无法毕业"等观点展开。

这也成为众多编程教育机构手中的宣传利器。例如"编程猫"就在许多宣传语种带上"必修"等字眼。

另外,对政策的过度解读也是其重要的宣传手段之一。

2020年11月,海淀区教委发布《北京市海淀区初中音乐、美术、信息技术、劳动技术学业水平考试实施方案》的通知。一时间,大量以"北京市发文:编程正式进入中考模式"为标题的文章被发布,点开相应链接,发布账号多为编程教育机构。

然而,实施方案的原文是"信息技术",方案指出,初中信息技术学业水平考试内容包含:信息技术基础、数据处理、程序设计、图像处理、音视频处理五个部分。是否可以将信息技术与编程粗暴的画上等号尚需要讨论。而且,政策中强调的考试内容也于少儿编程机构所教授内容存在不小的差异。从编程教育机构的积极转发来看,颇有过度解读之嫌。

曾有行业人士指出,近年间,编程赛道大行其道,整体市场呈现"供大于求"的情况,已经开始出现教学资源浪费的情况。

教育专家熊丙奇曾在早前的公开报道中指出,培训机构采取焦虑营销方式,刺激、加剧家长的焦虑,少儿编程会变为孩子新的"增负项",等来的,必定是教育部门对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全面整顿和治理。

目前来看,虽然国家提倡推广编程教育,但公立校在相关领域的探索还需要时间。相比而言,市场化的编程机构的相关探索更加超前。对于机构而言,帮助孩子了解编程、正确使用互联网本身无可厚非,但切莫为了业绩增长,绑定升学,为家长徒增焦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